報復性出遊

是要報復誰?

最近台灣的中國武漢肺炎逐漸趨緩,新聞媒體也順勢創造了一個「報復性出遊」的詞,究竟是要報復誰我不明白,最應該被世界報復的應該是中國,但這與出遊也沒什麼關聯,總之,本人也趁著前幾個週末出遊了,也多虧老婆大人的安排,讓小的在忙碌的工作與生活的交錯中還能有出外踏青的機會。

臺北市立動物園

這次主要是去參觀新成立的穿山甲館,雖然動物園已經來過許多次,但每次拜訪好像都會有新的發現,另外這次的動物園也讓我首次體驗到小黑蚊的威力,沿途的奇珍異獸當然很多,但園區的某一角也有許多常見的家禽動物,不稀奇,但可愛的程度不減,最後放一張可愛的鴨鵝們的照片做為結束。

無耳茶壺山

位於東北角的茶壺山應該算是近年的熱門景點,許多人在步道的終點拍懸崖照,終點其實也還可以連接到更危險景色也更遼闊的劍龍稜。

茶壺山下有祈堂老街,感覺像是不商業感的九份,也有點像猴硐,我向來都很喜歡這種房舍與巷弄互相高低錯落的層次感,雖然考量到生活與交通的不便,可能很難真正的住在這樣的地方,但就是一種純粹的喜愛吧!同時也很好奇當地的居民究竟是過著怎樣的生活?

南子吝步道

南子吝步道同樣位於東北角,看告示牌指出,也是可以通往劍龍稜。

南子吝山臨海,制高終點可以幾乎無遮蔽的看到無敵海景,與另一端臨山的茶壺山有截然不同的景色。

南子吝步道全長約一公里,相當短程,正常人在正常的氣候下應該約四十分鐘就可以走完單程,但如果像我一樣在山頂無遮蔽處遇到午後雷陣雨挾帶超強風力,那要有全溼的準備,在風力狂灌的情況下,雨衣、雨傘、雨鞋都是沒用的,在大自然面前都只是小打小鬧,只能接受風雨對我等身心靈的洗滌以及盡量壓低身體保持平衡,緩步向下走回涼亭與山友們團抱取暖,幸好午後雷陣雨也足夠短暫,讓我們可以平安的走下山,回到平地,把身體、衣物曬乾,結束這有點狼狽但記憶深刻的旅程。